语文报社40周年 《小学语文报》创办的前前后后

  创办《小学语文报》的想法成熟于1985 年。由于语文报社编制紧张,就委托上海、苏州两地负责《小学语文报》的筹办。上海负责组稿,苏州负责印刷、发行。苏州的工作具体是由苏州大学中文系的丁耀良老师负责,丁耀良老师是语文报社的老报人,陶本一先生创办《语文教学通讯》时,他就是参与者,后因照顾家庭,从山西师大调回苏州大学中文系。丁耀良老师与语文报社血脉相连,从这个意义上说,苏州分部就是实实在在的语文报社的分部。筹备工作在丁耀良老师的主持下开始了。办公地点就是丁耀良老师的单身宿舍,里面一桌一床两把椅子。开会讨论时常要到隔壁宿舍借凳子,需要记录动笔的人靠桌子坐,其余人凳子坐不下坐床沿。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我们完成了《小学语文报》印刷、发行的准备工作:建立起了通联站,物色好了印刷厂,落实了印刷用纸(《小学语 文报》问世时正是国内纸张非常紧缺的时期),确定了自办发行的工作流程。一直到1986 年春,《小学语文报》开印之后,我们才撤离了丁耀良老师的单人宿舍,借了苏州大学文科楼的一个杂物间办公。杂物间狭小简陋,但总比单人宿舍强一些,至少每人有了一个座位,最大的好处是不用付租金。

  通过价格比照谈判,我们选择在无锡日报印刷厂印刷。照顾了成本却带来了工作上的许多麻烦--上海分部的稿子编好送到苏州,苏州画好版样送到无锡。这个过程放到现在来做一点也不麻烦,电传一下就到了。但那是1986年,得靠火车、公交倒着送。送到印刷厂就完了吗?远远没有。从排版到印刷要三次校对。一校二校或去人,或送来,三校就必须到植字车间去完成。现在许多年轻人没有看到过铅字排版,那是一个繁琐且工作量极大的过程。排字工人把一个一个铅字找出来,码好,一二校改动大一些不要紧,工人有时间改动重码。到三校时,版样已基本确定,而且一般离开机印刷时间很近了,校对必须在植字车间进行,校一处让工人改一处。铅字排版改校工作量大,你在文章中删减或增加一个字,下面的铅字都得重新移动码排。为了减轻工人的劳动强度,我们常在增、删一个或几个字时,尽量在不改变文句表达的前提下在附近删、增一个字或几个字,这样工人就不必移动增删处以下所有的铅字。碰到生僻的、不常用的文字,铅字库没有,还必须在铜模里找出,浇铸成铅字。排版时,工人们常常先留白,校对时碰到这种情况,能把生僻字改掉的就尽量改掉;实在不能改的,再找铜模铸铅字。三校结束,就在植字车间签字付印。分部成员都是业余时间服务于《小学语文报》的,这些送稿、校对的工作常常是放在星期 六、星期天来做的。可是也时常会碰到意外情况,需紧急处理。我们常常是上完课即奔火车站赶无锡,校完稿子,再乘晚上的火车返回。碰上校对比较复杂,或为了赶火车班次,饭来不及吃是常有的事。五分钱公交车票到火车站,八角钱火车票到无锡,五分钱从火车站到印刷厂,来回一次一元八角钱。我们就这样,每周两到三次,穿行在苏州与无锡之间。风和日丽的日子还好,碰上酷暑严寒、恶风雨雪,照样一刻不能停留。然而,我们累并快乐着。朋友诸君,说办《小学语文报》是艰苦创业,符合实际吧?

  《小学语文报》同样也是坚持创新的产物。在这之前,报纸、杂志一般都是通过邮局发行的。我们跟邮局一接触,首先价格就谈不拢,邮局收40%的发行费,当时《小学语文报》定价五分钱,邮局要收掉两分钱,剩下三分钱怎么也过不了日子。一般报刊都靠广告补贴,但《小学语文报》不可能做广告。怎么办?搞自办发行。自办发行我们没有找到先例,没有现成的经验可借鉴,我们就摸索前行。首先通过精准的计算核定成本,一张报纸多少克重,需要多少邮资;每万份报纸打包,需要用多少牛皮纸;每个人每天能打包多少张报纸,等等。通过计算与实践,报纸的包装、邮寄及必要的人力费用合在一起,发行费用约占报纸价格的 25%。光此一项,每张报纸就节约了八厘钱。或许有人会笑,八厘钱,算个啥呀!但不要忘记,那是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,《小学语文报》的成本就是这么一厘一毫计算出来的。 后来,进一步在实践中摸索,我们又找到了许多自办发行的好办法。在自办发行中,包装用纸占了一大笔开支。后来我们发现,印刷厂、新华书店等单位常常会有大量的废弃包装纸被作为废纸卖掉,而这些废弃包装纸中有许多是可以重复使用的。于是我们就与这些单位联系,购买他们的废弃包装纸。听说是办《小学语文报》的需要,这些单位都慷慨允诺,大力支持,这样我们又节约了一笔钱。再以后,我们又从雇佣人员打包送寄发展到发行外包。核算出每期报纸除邮资以外的一应费用后,外包出去。我们只要提供每期报纸的邮发名单,进行必要的监督检查,这样就大大减轻了自办发行中的管理工作。这一切,都是我们在前无借鉴的情况下一步一步摸索出来的,在原来无路的泥地上,蹚出了第一溜脚印。

  与自办发行紧密相关的一个措施是建立发行分部与通联站。怎么才能尽快地让广大师生了解和订阅《小学语文报》?这就需要建立起强有力的发行网络。首先要建立发行分部, 由各分部组建下面的通联站,宣传推广《小学语文报》,条件成熟以后,分部还可以承担报纸的分印任务,以解决自办发行中邮路过长的问题。1987 年夏,受语文报社的委托,丁耀良老师和我分别赴山东和四川,建立起了山东分部和四川分部。当年秋天,山东分部、四川分部和武汉分部在苏州召开了语文报社的第一次发行分部会议。会议主要是由苏州分部介绍《小学语文报》的创办及自办发行的工作流程。与会的各分部同志参观了无锡日报印刷厂分印《小学语文报》的过程,参观了苏州分部的发行点,从邮件标签的印制,到打包、装邮袋、送邮电局各个环节都进行了实地考察。特别重要的是,苏州分部还详尽地介绍了报纸的印刷价格,发行中邮资、包装材料、人工的价格,力求把分印分发的成本控制在合 理的范围之内,这为各分部开展工作提供了现成的经验。之后,语文报社又在全国各地组建了多个发行分部。在这些发行分部的健康运作中,80年代末,《小学语文报》有了飞速的发展,而且很快成为了整个语文报社的经济支柱,不能不说,这与走自办发行的道路,建立分省区的发行分部及广泛的通联站,并且严格控制印刷发行的成本是分不开的。

  创新是没有止境的。《小学语文报》走上正轨了,发行量一年大于一年。但我们又发现了新问题。学生是有寒暑假的,可报纸是一星期一张,一放寒暑假,寄到学校的报纸就无人接收,而寒暑假又恰恰是最适合学生读报拓展知识面的时段。这个问题不解决,自办发行就有了大瑕疵。意识到这一问题,我们马上与《小学语文报》编辑部商议,找到了解决办法,出寒暑假专号。把寒暑假期间的几期报纸集中编辑,按照寒假或暑假的时令特点,编成若干专题,集中印刷,装订成册,称为寒假专号和暑假专号,分别在放寒假或暑假前分发到学生手中。这一改革得到了广大师生的极度好评,也充分发挥了《小学语文报》的社会效益。有些学校或通联站,还常常在报纸订数之外专门追加寒暑假专号的订数,可见寒暑假专号在广大小学生中的受欢迎程度。本意是解决放假期间的发行难题,谁知却成了办报过程中的一个闪光点。我们的寒暑假专号问世以后,许多面向中小学生的报纸也竞相仿效,纷纷推出专号。对此,我们深感自豪,我们为《小学语文报》所作的创新,也使兄弟报业受益,我们不狭隘,我们乐见一切进步。

  在庆祝语文报社辉煌40周年的时候,回顾《小学语文报》创办发展过程中的风风雨雨,我们不能不感动。33年前,我们在无锡日报印刷厂的老式轮转机前,急迫地等待第一张《小学语文报》的诞生。当真正地捧起那张散发着油墨香味的《小学语文报》时,我的眼眶里是饱含泪水的。一个婴儿诞生了,他是那么健康。后来,我们陪伴他一起成长,他是那么快乐阳光。30年,40年,弹指一挥间,我们老了,他却成熟了。我们一直关注着他,盼望他走得更好、更坚实。